對喜愛咖啡的人來說,喝上一杯牙買加的藍山並無特別,但倘若能喝到一杯Kopi Luwak(又名麝香貓咖啡),那可真是此生無憾了。這種咖啡有個別稱,叫做有史(屎)以來最貴的便便,名字雖然不太雅,卻是事實。



它是印尼蘇門答臘島上一種叫做麝香貓的樹棲野生動物拉出來的便便,當地的農民通常把發現麝香貓便便當作是上天的恩賜,因為並不是所有麝香貓的糞便都能被幸運地找到。一旦找到幾顆這樣的咖啡豆,當地人就會彎腰躬身地把它們撿起來,小心地收集,再經過挑選、晾曬、除臭、加工烘焙等數道工序,製造出全世界最稀有、最獨特、也最昂貴的咖啡。喝一杯,請準備50英鎊喔!



在印尼文當中“Kopi”的意思就是咖啡,“Luwak”是印尼人俗稱的麝香貓的名字。據說這種咖啡一年的產量不超過500磅,每磅的價格則由300美元至800美元不等,視年份而定,因為並不是每一年都有固定的產量在國際市場上,Luwak咖啡始終是名副其實的奢侈品,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製造這種咖啡的不是人而是野生動物。


傳統上的咖啡果子採用水洗或日曬處理法,除去果皮、果肉和羊皮層,最後取出咖啡豆而成,但Luwak咖啡卻是利用野生動物體內自然發酵的過程制得。更何況,這些野生動物只有印尼這些小島上才有,它們出沒的時間、地點神秘莫測,且數量在日益減少。雖然印尼當地曾經宣稱經過保護和人工哺育已經讓麝香貓的數量得以穩定回升,但是這種靠其消化系統才能造就的誘惑人類味蕾的東西,究竟是不能夠與工業化時代的產品相比擬的。



物以稀為貴,由此而導致Kopi Luwak這個稀世珍品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喝一杯這樣的咖啡,恐怕你要準備50英鎊,並且還不一定隨處都能找得到。


神奇的自然發酵法,麝香貓屬於雜食動物,它們生性孤僻,喜歡夜行,棲息在海拔2000米以下的熱帶雨林、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區、山地灌叢或者丘陵、山地、草叢等地。它的食物包括小型獸類、鳥類、兩栖爬行類、甲殼類、昆蟲和植物的果實、種子等等。麝香貓喜歡挑選咖啡樹中最成熟香甜、飽滿多汁的咖啡果實當作食物,而咖啡果實經過它的消化系統,被消化掉的只是果實外表的果肉,那堅硬無比的咖啡原豆隨後被麝香貓的消化系統原封不動地排出體外。這就是曾經被美國人所嗤之以鼻的自然發酵法,據說美國人聽說有這樣做咖啡的方式的時候,很當作天方夜譚,直到被《國家地理》雜誌報導了之後才對它產生了興趣。


這樣的消化過程,讓咖啡豆產生了無與倫比的神奇變化,風味趨於獨特,味道特別香醇,豐富圓潤的香甜口感也是其他的咖啡豆所無法比擬的。這是由於麝香貓的消化系統破壞了咖啡豆中的蛋白質,讓由於蛋白質而產生的咖啡的苦味少了許多,反而增加了這種咖啡豆的圓潤口感。


專家稱印尼麝香貓的性器官附近有一個腺體,分泌乳白色油脂,這種油脂一直是香水業珍貴的原料,連莎士比亞的劇作《李爾王》中也有這樣的對白:請給我一點麝香貓的香油,刺激我的靈感。還有人這樣說:這種咖啡獨一無二,是印尼的特產。喝到它,這就像在石頭中找到了鑽石。因為野麝香貓顯然更善於挑選好的咖啡果實,從而讓這種咖啡有著卓爾不凡的特點。



據說品嘗過這種咖啡的專家,對於其味道的品評可是走了兩個極端,一種形容該咖啡是人間極品,味道非比尋常,難以用語言文字來形容:帶點土腥,略帶嗆味和內臟味,在嘴裏久久不去,直到最後一滴。而另一種評價則全然相反:難以下嚥,完全是噱頭,不值得花錢買臭咖啡。對於口味上這樣大相徑庭的說法,可真是見仁見智了,咖啡專家的意思是,Luwak咖啡大部分是產於低海拔的羅布斯塔豆,這說明麝香貓偏好羅布斯塔豆的程度,遠甚于偏好高海拔地區的阿拉比卡豆。而印尼咖啡本身就帶有泥土味和中藥味,稠度也高居各洲咖啡之冠,但是Luwak咖啡中的土騷味和稠度則更勝一籌,尤其稠度幾乎接近糖漿,香味很特殊(倘若能用香味來形容的話)。所以,如果你原本就不喜歡印尼咖啡的味道,那麼可以肯定的是,你會更討厭Luwak咖啡;但倘若反之,你喜歡印尼陳年豆或印度風漬豆的土腥味,可能會愛上風味類似的Luwak咖啡。


曾經在一次品嘗會上,眾多名流在未被告知實情的情況下仔細品味著Luwak咖啡的每一種芬芳,並試圖以華麗的辭藻來形容自己的感官反應。然而,當人們瞭解到這種飲料的由來後,卻不約而同地感到了胃部的不適。Luwak咖啡如果你想用這種咖啡來招待客人,要麼永遠不要告訴他真相,要麼事先說清楚咖啡的來歷,讓他自己決定喝還是不喝,以免他反應過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芳 的頭像
芳芳

FRANCIS WU TRAVEL NOTE

芳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