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藍的天空碧綠如茵的草原.人置身在雲南香格里拉有著朝聖的心情.



在六月的中旬走進雲南.走進中甸 佇立這片美麗的大草原野花遍地盛開。


有梅里雪山凝視守護著.................................這塊人世間的淨土............


  


這片呈南北走向的,長條狀的小小草原,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隱忍、謙遜、寧靜、質樸……


我把它與先前所見到過的那些草原稍作比較,便發現它與其它的草原有著許多的不同。


還有著不同於台北的天空.


有著水彩畫家揮灑的藍天白雲的天空.彷佛一伸手可抓住天空的雲彩



它更多地趨向于一種平民化的狀態,一種原初的樸素與平實。


雖然,它缺少了真正意義上的草原所具有的那種一撒千里,曠達遼遠的恢弘氣勢,


但卻擁有著許多無可替代的,本色的東西。


看著藏族的瑪尼堆一排排的.對藏族人民虔誠的心.油然而生.對藏傳佛教一份感動.


有種天人合一的感覺.



使得芳在領略了昭蘇大草原,布魯克大草原那驚世駭俗的磅礴和豪邁之後,


依然為它那種平民化的小格局,世俗氣的小品像而怦然心動。


  


在距離已獲世界文化遺產盛譽的麗江古城以北約25公里的地方,這片充滿了平民意識的草原,


就那麼寧靜而簡潔地鋪排著,像一篇行文老道的隨筆,透出了一股子清淡而久遠的醇香。



為何當地的納西人要把這片平淡的草原稱為海子呢?


興許,在從未見識過海子的納西人看來,它就是心目中真正的海,花的海,草的海。



雖然它並不具備真正海的一切外部特徵,但卻擁有著海的所有內涵和意蘊。


的另一種顯化,另一種表達。



馬兒隨處優閒的喝著水.奔跑在大草原上.


  


佇立在這片樣的草原之上,我們可以一覽無餘地眺望到西面不遠處那高聳入雲的玉龍雪山,那是北半球緯度最南的現代海洋性冰川。


巍峨、雄峻、亢奮、昂揚,只要我們隨意那麼一瞥,便會由然衍生出萬丈的雄心與豪情。



(超可愛的藏族小女孩.)



(藏族的小男生穿著傳統服飾.帶著牛仔帽.粉可愛喔!)


  


草原上最惹眼的是那些隨意稀稀疏疏地叢生著的,低矮的毛櫸樹和雲南松。


還有隱約于叢樹淺草間的犛牛群和藏羊群。遠遠望去,


黑白相間的牛群和羊群很像是一些的蠕動著的石塊。


相當有趣不同於在台灣的景色喔!  ^_^



再就是那油油的草色,總凝脂似的綠著,像一搭搭剛出鍋的酥油。


羊咩咩正在吃著草不理人.自得其樂.



不過,我倒是更多地注意到了草色深處星星點點地散落著的許多五彩斑斕的野花。


只要稍微留點神,這些美麗而樸素的野花其實是不那麼容易被忽略的


。我非常欣賞這些開放在高原極地之上的野花,


它們那種枯榮自便,開謝任意的快意與超脫,


讓我看到了這片草原耿直而隱忍的另一面。


人本來就是大自然的一部份.看著美麗的景觀.心情特別愉悅.


  


在這片平民化的草原上開放著的,自然也是一些平民化的野花。


它們所散發出的,也是那種淺淺淡淡的,平民化的幽香。


我粗略地盤點了一下,有些花兒我認識,有些則從未見過。不知名的野花



或紅或紫,或藍或白,或濃或淡,或深或淺,都在以一種非常自由,清秀時而豔麗動人的野花.令人著迷.................................................


非常盡興的方式盛開著或凋謝著。這裏的風向幾乎已有定式,總在由北向南吹拂。



(大型的瑪尼堆)


風兒,微微吹來的,吹拂過面頰的時讓人感覺到一種撫摸般的感覺。


 



那淺淺淡淡的花香,便在這樣的小南風裏,輕輕巧巧地氤氳著。


花香裏還夾雜著一種非常熟悉的味道,是那種濕潤的山野草原之氣息和


陽光暖和在一起的味道。


  


這片平民化的草原,經由那些美麗而樸素的野花的裝點和修飾,


便有了一種既詩意又神秘的草原。



當芳小心翼翼地從那些纖小的野花間穿行而過的時候,


便感覺像是每一步都踏在了那花香之上,踏在了春天的草原之上。


因而,我總會情不自禁地把腳步放得很輕,很輕。


走在山水畫中別有一番詩意......................................................



事實上,我還有另外的一個想法,就是怕驚醒了那些安睡在花香之中的,


一個個美麗而甜美的夢。徜徉在這樣一片滿溢著樸素之美,自然之美,


隱忍之美的草原上,芳有一種貼近大自然的呼吸和心跳的感覺。


這是一種很特別的感受.....................................................................................


  


正當芳為眼前這大片散漫地開放著的野花陶醉不已的時候,


一場毛毛細雨恰到好處地從天空中紛紛揚揚地灑落下來。


古代唐詩有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在這種美好得讓人有點心動的春季,


 


  


芳時常在想,與這片草原邂逅,與這些斑斕美麗的野花邂逅,


是不是我命中早就註定了的一個美好的承諾或者幸福的際遇。


愛在雲南的春季之美.芳說不定上輩子就住在這


但有一點是非常肯定的,那是就她們全都是大自然對我們的恩賜。

那些野花,盛開放得是那樣的美麗,非常有生命力,春之饗宴

它們都不會為自己留下。他們會把芳香毫不猶豫地奉獻給這個美麗的季節

以及願意把心靈與它們貼近的每一個崇尚自然之美的人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芳 的頭像
芳芳

FRANCIS WU TRAVEL NOTE

芳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